誓死捍卫我们的“老船主7”船

  誓死保卫我们的“老船长7”船

  都说窦娥冤,我们63个村民比窦娥还要冤千倍万倍。

  事件的缘由是这样的:2008年,我们63个村民集资7920万元购买了景山8号一万七千吨散货船。因当时我们办不了海运资质,就委托与海运企业的关系人鲍卫东联系把船的管理体系挂靠在威海老船长航运有限公司,命名为“老船长7”轮,同时委托鲍卫东代表我们与威海老船长航运有限公司签订了《船舶代管合同》和《补充协议》,合同规定船舶所有权是我们的,经营管理及盈亏也是我们的,威海老船长航运有限公司只收取挂靠费。不得以我们的船进行抵押、担保。同时我们63个村民委托专人在龙口设立办事处,靠这条“老船长7”船运营维持我们63个村民家庭的生活。

  2018年8月1日,犹如晴天一声霹雳,我们“老船长7”被青岛海事法院扣押了。我们63个村民委托代表紧急召见威海老船长航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勇才知道,是他隐瞒了“老船长7”船舶只是该公司代管的事实,以船舶年审和平时船舶检验为名,要求把《船舶所有权证书》由他们保管,骗取了我们“老船长7”的《船舶所有权证书》。2015年年初,林勇与文登市界石镇旸哩点村一个叫初志强的人通过其在文登农商银行文城支行的关系人——时任文城农商支行主任张波合谋商定:以初志强为贷款人、文城支行张波提供方便,林勇为担保人和贷款的实际使用人。为了达到贷款3500万元的目的,张波授意林勇自行办理评估事宜,高评高估。林勇独自买通威海英华资产评估公司,将“老船长7”船最终评估为8775万元(评估后英华资产评估公司都感到难圆其评估价值,在评估书上明确载明“本次评估没有考虑评估对象将来可能承担的抵押担保事宜”),文登农商银行就是依据这个极度不正常的评估,为初志强、林勇发放了3500万元的抵押贷款。2018年2月,因为初志强不是贷款的使用人,拒绝承担还贷款本金和利息的义务,文城农商银行将初志强和抵押担保人林勇起诉到青岛海事法院,要对“老船长7”船进行拍卖还贷。

  眼看我们几十年的血汗钱买的“老船长7”船要没了,我们焦急万分。这时候,林勇和文登农商银行谎称让我们先把林勇欠银行的利息2445342.24元垫交上,偿还本金由林勇与文登农商银行协商解决。我们淳朴善良的63个村民听信了他们的谎言,东挪西借凑了244余万元,打到青岛海事法院指定的账户后,文登农商银行提出解除对“老船长7”船扣押,2018年8月4日青岛海事法院对我们的船解除扣押。在随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船的原船员和现有的船员多次到海事法院起诉,诉威海老船长航运有限公司林勇欠船员工资七百余万元,法院又多次扣押“老船长7”船。万般无奈,我们63个村民又凑了七百余万元给船员垫付工资,才使船舶得以运营。

  从2018年12月开始,我们63个村民几次到青岛海事法院说明“老船长7”船是我们63个村民集资购买的事实,主张对“老船长7”船舶的所有权,却被法院驳回。

  2020年4月8日,青岛海事法院执行局在烟台对我们的“老船长7”船下达了扣押令,迫使该船舶停止运营,并公布在2020年9月28日进行拍卖。

  我们在此向政府、法院、公安等部门的领导呼吁:关注“老船长7”船是我们63个村民血汗钱7920万元购买的事实,关注我们63个村民即将血本无归的悲惨境地,我们将誓死保卫“老船长7”船!反正我们63个村民的身家性命都在这条船上,船没了,我们63个村民包括家庭的老婆孩子的命也没了!

  我们63个村民悲愤万分,欲哭无泪,在这生死关头,我们不明白:我们一辈子遵纪守法辛勤劳动的血汗钱7920万元怎么说没就没了,这还有天理王法吗?

  我们不明白,2015年2月航运业不景气,船价下跌,“老船长7”船已经使用了10年,该船当时最多值两千万元,而初志强、林勇与文登农商银行的张波为了达到合伙骗贷3500万元的目的,恶意将评估价抬高到8775万元,高出实际价值四倍之多。这严重不正常的评估价,在银行为什么能顺利地骗贷3500万元?

  我们不明白,在十八大“依法治国”的形势下,初志强、林勇和文登农商银行的张波合伙骗贷的违法犯罪事实明显,我们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为什么除了推诿就是轻描淡写地处理?林勇不是简单的造假证,而是通过造假证给我们63个村民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和灾难性后果;难道初志强、林勇和文登农商银行的张波可以成为法律“不能管”和“不敢管”的人?难道可以放任初志强、林勇和文登农商银行的张波违法犯罪吗?

  我们63个村民现在的情况太悲惨了,有的村民的钱是借别人的,现在债主听说借的钱将血本无归,登门要债,不给不走,吓得村民有家不敢回,在外躲避流浪;有的村民的老婆听说血汗钱将血本无归,整日吵架打仗,并起诉离婚要离开这个家;有的村民年迈的父母听说养老钱将血本无归,整日以泪洗面,病情加重,雪上加霜。

  “老船长7”船被扣押,致使我们无法经营,损失惨重。前段时间为了船舶不被扣押,我们听信林勇和文登农商银行的谎言为林勇支付了244万银行利息和垫付了七百余万元的船员工资,现在这些钱都打了水漂!船舶被拍卖,我们所投资的钱将血本无归!

  我们不明白,我们63个村民委托代表拿着所有的证据到青岛海事法院主张“老船长7”船是我们63个村民的,青岛海事法院为什么置之不理?

  我们不明白,青岛海事法院一审判决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但在我们知道后向海事法院提出异议并要求参与二审而被法院强行驳回!我们63个村民委托代表拿着充分证据到青岛海事法院主张“老船长7”船是我们63个村民的,文登农商银行违法违规发放贷款的铁证,青岛海事法院为什么置之不理?

  我们不明白,在青岛海事法院的庭审中,威海老船长航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勇承认“老船长7”船不是威海老船长航运有限公司的,这个案件后面有许多违法犯罪的事实需要查清,青岛海事法院为什么不是“以事实为依据”,顺藤摸瓜,调查该船舶抵押的来龙去脉,而是草率庭审,匆忙判决,使我们“老船长7”船即将被拍卖,使我们63个村民面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境地!如果不是青岛海事法院不负责任判决,就不会造成今天非常严重的后果!

  我们不明白,在青岛海事法院的一审中出现许多事实没有查清的情况下,在省高院终审中,我们要去参与审理举证,而省高院只是把我们作为第三人,不准我们申诉,我们向山东省高院说明了这些情况,提供了相关证据,请求山东省高级法院查明事实,山东省高院为什么置之不理,维持原判?

  我们不明白,文登市界石镇旸哩点村一个征信污点斑斑的初志强个人怎么能使文登农商银行给他贷款?银行对抵押贷款抵押物的评估审查非常重要,而初志强、林勇和文登农商银行的张波密谋策划恶意串通,把抵押物交由担保人也是贷款的实际使用人自行委托评估?况且评估机构对评估的价格都愧疚不已,在评估书上注明不考虑抵押担保使用。而文登农商银行恰恰就是以这个评估书作为贷款依据贷款3500万元。

  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法院明知这是一起冤案错案,就是要一错再错不予重新审理,非要强行拍卖,给国徽蒙尘,断我们的生路。

  我们不明白,文城农商银行在这起贷款中,存在诸多违法违规操作,甚至于张波在贷款过程中收受巨额贿赂,公安已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刑事拘留,近日即将移诉,法院为什么可以视而不见?

  我们不明白,我们在案发后多次向威海市文登公安、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别以文城农商银行非法发放贷款罪、林勇职务侵占罪报案,两公安机关相互推诿不登记、不受理。拖之数个月受理后,面对充分的铁证下达不予立案决定。这是不是典型的顽瘴固疾“有案不立、压案不查、有罪不究”?

  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法院判决的案件,哪怕误判错判的案件,公安机关就不能就犯罪予以立案?

  我们是淳朴的农民、渔民,我们遵纪守法,我们在抗击冠状病毒,努力恢复经济的大局下,多次向有关部门信访,但如石沉大海没有音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给山东省省委刘家义书记留言得到了批示,但到了下面就变了味,把责任压到我们当地政府,强堵我们的上访这一唯一救济渠道。是的,在当前这个形势下,我们也不愿意让领导分心,不愿意给当地领导添难添乱。但现在的确到了我们生死存亡的关头,不得不发出最后的吼声!!

  我们63个村民没有活路了,只有以死抗争!

  我们要誓死保卫我们的“老船长7”船。

  我们恳请政府领导、法院领导、公安领导、法学专家、有正义感的律师精英和社会各界帮帮我们,救救我们。

  我们63个村民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船在,人在!船不在,人也不在!

  求救电话:18563891279

最新文章

大理到桂阳有多远

小额贷款
  本数据来源于百度地图,最终结果以百度地图最新数据为准。。驾车路线:全程约1715。9公里。起点:大理白族自治州。1。大理白族自治州内…

精融汇怎么样?

小额贷款
精融汇是服务以小微企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群体及其他金融弱势群体,为企业及个人搭建投融资桥梁的互联网投融资平台,不是小额贷款公司。。精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