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河南省漯河市查察院行政强奸法令的行径(转载)

   刘志轩是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投资创办者、又是学校的校长和法人代表。夏凯歌退休干部,1993年10月被刘志轩个人学校聘为书记。二申诉人,在2001年3月初,因自己投资创办的学校挂靠到河南省侨办,后又与河南省侨办解除挂靠关系时,河南省侨办副主任任保华向申诉人刘志轩索取财物,遭到申诉人的反对,因此得罪了河南省侨办副主任任保华,就利用职权,对申诉人进行打击报复,暗箱操作漯河市司法机关,伪造事实证据,陷害诬告,使二申诉人蒙冤入狱。公平正义是社会稳定发展的基础,公正执法是公平正义的基本保证,作为漯河市地市级检察院,本应对案件是非曲直、学校性质,解决二申诉人住房问题,是功是过、是罪非罪,查明后客观、公正作出是否立案判断。漯河市检察院一些检察官和办案人员,玩忽职守、不调查、不研究、不听群众呼声、偏听偏信、先入为主,面对学校的巨大教育财富,为“创收”、“敛财”,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政绩案、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抓人抄家、草率人命,导演了一场特大冤假错案,影响之大、伤害之重、诉讼苦难,乃漯河史上没有,全国罕见。这不仅仅是一所民办学校的悲剧,也是全国教育界的耻辱。2001年3月24日刘志轩校长、夏凯歌书记拘捕后,学校被查封失控,十年办学积累,毁于一旦,一时校园混乱不堪,教师忧怨,学生涣散,人心惶惶,惊恐万状。一些强人视学校为“唐僧肉”,硝烟弥漫,明抢暗夺,鲸吞学校上亿元的资产,四易校主,强者为王,事业夭折,血本全飞。刘志轩校长2年另7个月的牢狱之灾,与世隔离,失去人生自由,父亲为此含恨而去,丈哥因资助妹夫办学债务压力,负债累累、生机无着,自杀身亡,并剥夺了对学校资产管理权和资产所有权,不仅给刘志轩生活带来颠沛流离和人生造成了极大伤害,也给社会与学校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夏凯歌作为学校的聘任书记,已是70多岁的人了,为堵死言路,二次入狱遭到不公平的对待,如今家破人散,重病在身,生活不能自理。

   自从2001年3月15日刘志轩突然被漯河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入狱后,河南省侨办副主任任保华不经刘志轩同意,以省侨办的名义将刘志轩投资创办的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几番转让,剥夺了刘志轩对学校经营管理权和资产所有权。2007年8月20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对刘志轩、夏凯歌宣判无罪时,漯河市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2009年1月15日漯河市检察院分别对刘志轩、夏凯歌作出不起诉决定书,整个刑事案件审理拖了8年之久。

   笔者在漯河市人民检察院发出的(漯检刑不诉[2008]03号)不起诉决定书中看到了有关整个案件的处理过程,在这份不起诉决定书上最后认定:“刘志轩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夏凯歌贪污公款65300元,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但犯罪情节轻微,无须判处刑罚。”笔者发现漯河市人民检察院在审查认定中自始至终都把河南省侨办【1995】第41号、【1997】第62号文件作为指控的主要证据,回避了学校发展的实情。笔者认为,漯河市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对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办学性质、二申诉人身份认定,没有遵照:“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全凭省侨办【1995】41号、【1997】62号“空头”文件的规定来定性是错误的。为了使社会各界人士、海内外媒体以及广大公众进一步了解本案的详情,笔者采访了申诉人刘志轩、夏凯歌先生,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漯河市检察院有关知情人,查证了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因此将本案的真实情况通报如下:

  一、案情简述

   1991年2月,刘志轩先生在海外亲属资助下,投资上百万元,创建了漯河市电子技术学校。1993年10月,在当时国家政策允许下,河南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简称省侨办),为了拓宽侨务工作,加强海外联谊,派人来漯河市与刘志轩商谈学校挂靠关系一事。1994年3月,经河南省教委批准,校名改为“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学校挂靠到省侨办时,在校学生400多名,教职工36名征地50亩,资产数百万元。

   2001年2月,结合学校发展实情,省外侨办(原省侨办)与刘志轩商定、解除学校与省侨办挂靠关系,2001年2月5日,省外侨办在学校脱离关系报告上作出了批复,明确学校的债权债务由刘志轩先生承担。

   2001年3月15日,漯河市郾城县人民检察院以有人举报刘志轩有经济问题为由,对刘志轩进行非法监视居住,强迫刘志轩交钱放人,由于刘志轩没有达到他们的经济要求,案件移送到漯河市人民检察院。2001年3月24日漯河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名将刘志轩刑拘,2001年4月6日批捕。

   2002年11月21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刘志轩有期徒刑7年、夏凯歌6年,二人不服上诉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年4月22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原审判认定刘志轩、夏凯歌二人犯职务侵占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的裁定。2003年8月27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重审,28日刘志轩取保候审。2007年8月20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对刘志轩、夏凯歌宣判无罪时,漯河市检察院拒不到场,要求撤回起诉,并让法院做二人的思想工作。2007年10月15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准许漯河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裁定书。2009年1月15日漯河市检察院分别对刘志轩、夏凯歌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案件审理长达8年之久,漯河市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完全违背事实真相和法律依据,漯河市检察院及办案人员明知是一桩错案,坚持有错不纠。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不尊重事实、不依法办案,欲盖弥彰,掩盖本案的事实真相,掩盖重要的证据、情节,玩弄法律、推卸责任、超越权限,偏信省侨办单方文件,稀里糊涂对学校性质、资产归属、个人身份下结论。何谈执法为民,司法公平正义?

  二、理由与法律事实

   漯河市人民检察院之所以认定刘志轩、夏凯歌犯贪污罪,其依据是省侨办【1995】第41号、【1997】第62号文件称: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属于省侨办的二级机构、县处级单位,资产归省侨办所有。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不是国办学校,其资产应归投资人所有,理由如下:

  1、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不是国有办学性质

   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是在刘志轩个人投资成立的漯河市电子技术学校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整个创办和发展的过程中,学校的教育经费都是刘志轩一人筹措和运作的,国家和省侨办以及后来的省外侨办没有投资一分钱的资产,也没有组织过捐资。也就是说,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是靠刘志轩个人投资和数年来艰苦创业、拼搏而来的。根据国家《教育法》第20条、31条、53条、63条,《民办教育促进法》第2条等法律法规之规定,学校性质的判断是否利用国家财政经费,按照这个标准,显然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不属于国办即国有性质,它决不是省侨办下个文件,哪个单位说句话就能成为国办学校,国有事业单位的。

  2、河南华侨电子学校的资产不是省侨办的,更不是国有资产。

   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不是国家投资办学,也不是省侨办投资办的。《国有资产产权界定和产权纠纷处理暂行办法》第2条2款、《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办法》第2条规定,财政部1998年12月9日127号文件明确指出:“如果没有国家投资,没有为其承担民事经济责任,不能认定其中有国有成分。”

   综合上述法律法规规定,国家和原省侨办以及后来的省外侨办均没有向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投过资产,也没有创造,更没有为学校的经营承担风险和民事责任,因此哪来的省侨办的资产和国有资产?这些事实从省外侨办多次行文得到证实。2000年12月8日省外侨办【2000】豫外侨内字02文件指出:“你校自1994你3月挂靠到省侨办后......。由于学校是民间投资办学,国家和省侨办又不投资,其资产不属于国有,因此,省侨办的各项管理措施和编制方案难以落实。省侨办名义上是学校的主管部门,实际上学校的人、财、物省侨办既管理不住、也管不了。”2001年2月5日,省外侨办豫外侨文【2001】24号文件明确指出:“学校的基础为民办,省编委赋予的编制方案事项没有得到落实,在人、财、物上一直没有纳入正规化管理。学校自创办以来,原省侨办既没有给予任何拨款支持,也从来没有直接出面为学校争取银行贷款和财政补贴,与学校没有任何财务上的联系。”从以上的事实表明,河南华侨电子学校的确是民办学校,省侨办对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履行的是一般行政监督管理,不是实际的经营管理权,而行政监督行为不能产生和创造资产的。

   其次,利用借款、贷款、招生收费等积累形成的资产不应该归省侨办所有。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成立后,刘志轩不仅是学校的投资创办者,又是学校的校长、法人代表,利用各种方式办学的行为是事业法人的行为,对外它在双方当事人之间产生权利义务关系,对内它的权利、义务只能由刘志轩个人承担,包括借款、贷款也是如此。如果硬要说学校有借款、贷款就是国有资产的话,那全国就没有民办学校、民营企业、个体企业了,只要有借款、贷款就有国有资产成分,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3、刘志轩是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创办投资者,对办学积累的资产拥有所有和投资回报权

   《国有资产产权界定和产权纠纷处理暂行办法》第4条规定:“产权界定应遵循‘谁投资、谁拥有产权’的原则。”《民法通则》第36条、71条、72条,《民办教育促进法》第35条、36条、51条规定,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第33条规定:“实行谁投资、谁决策、谁受益、谁承担风险。”

   根据上述法律法规、政策之规定,结合学校的实情,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从设立到挂靠至今,国家和省侨办没有投资一分钱,完全是刘志轩投资成立的漯河市电子技术学校基础上,依靠党和国家的政策、自身的优势、艰苦创业、经营管理、亲朋好友资助等方面筹措资金滚动发展起来的。刘志轩承担了学校资产积累的风险和经济民事责任。因此刘志轩作为学校的投资创办者,根据国家法律中权利与义务相一致的原则规定,河南华侨电子学校的资产刘志轩拥有所有权和投资回报权。

   教育部《教信访复字第1134号复函》也明确告知:“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属于民办性质,其资产归出资人所有。”

   国务院侨办信豫【2007】014号文指出:“我们认为,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其办学性质属于民办,刘志轩同志作为学校的创办人和实际出资者,应享有对学校资产的所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

  4、刘志轩个人身份问题

   刘志轩农民出身、侨眷,1979年进修学习无线电专业,1983年来到漯河市创业,个体经商。1991年利用经商积累的资产和专业技术的优势,创办了漯河市电子技术学校,1994年3月改为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从始至终刘志轩都没有合法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组织人事部门没有档案关系、没有工资关系、没有国编,在政治上、生活上从来没有享受过什么处级干部待遇。漯河市检察院(漯检刑)不诉字【2008】03号不起诉决定书认定刘志轩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认定法律依据是什么?合法不合法?哪一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没有人事档案关系,不经组织人事部门备案的,不拿国家一分钱的。

   需要指出的,刘志轩本身就是学校的校长、法人代表,至今仍然还是。学校1994年3月挂靠到省侨办,当时刘志轩被省侨办任命,完全是挂靠这种形式所决定的,所管理的资产不是省侨办的资产,而是刘志轩自己的资产。

  5、需要澄清几个问题

   (1)2002年11月21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判决书认定了漯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刘志轩、夏凯歌的贪污罪名不成立,学校的资产不是省侨办的,在法律规定时限内,漯河市人民检察院没有抗诉,说明检察院认同法院的认定,这次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仍然以贪污学校的资产是省侨办的来定性,说明漯河市检察院执法是错误的。

   (2)漯河市人民检察院一直把省侨办的文件作为认定事实的主要依据,刘志轩认为这是错误的,因为文件只有在与案件事实相吻合的时候,才能作为认定的证据。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是刘志轩一人投资创办的。挂靠省侨办后,省侨办虽然对学校管理下发二个文件和编制意见,没有一条兑现落实,都是“空头支票”,没有给学校和刘志轩带来实惠,对学校来说,都是废纸一张,怎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主要依据呢?

   (3)学校性质、资产界定,根据《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政策规定,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为民办性质,其资产不属于省侨办所有,而漯河市人民检察院认定的法律依据是哪条?哪一部法律条款规定学校的教育经费国家不投资一分钱,就是国办学校?资产属于国家所有?

   (4)河南华侨电子学校是刘志轩个人投资创办的,在挂靠省侨办时,就有数百万元的资产,滚动发展到上亿的资产,这些资产刘志轩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为什么漯河市人民检察院漯检刑不诉字【2008】03号不起诉决定书,没有体现出刘志轩的资产情况?难道刘志轩的资产算捐赠、还是没收?如果不是,刘志轩是不是在学校还有权利?既然有权利,说明刘志轩的行为是合法的,我国哪一部法律规定,用自己的资产是贪污行为?

  三、在漯河市检察院权利大于法律

   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与河南省外侨办脱离挂靠关系之后,由于刘志轩当时没有满足省外侨办副主任任保华财欲,由此得罪了他,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他利用职权暗箱操作,借原省侨办在1995年同意解决刘志轩、夏凯歌二人住房问题,大做文章,罗织罪名,向司法机关举报。漯河市郾城县检察院受利益驱动,从2001年3月15日至3月24日对刘志轩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逼供诱供,恐吓威胁刘志轩、夏凯歌及家属,声称:交钱放人消案,由于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将案移送到漯河市检察院。漯河市检察院一些办案人员和检察官,偏听偏信,不调查,不研究,不听群众呼声,以权代法,以捕代查。办案伊始,在漯河市检察院内部对学校性质、产权所有、购房行为产生严重分歧,还遭到部分检察官的反对。案件本应经漯河市检察院检委会研究,却不经研究,在办案人员认为无罪不同意起诉的情况下,仍然按主管检察长的意思,以涉嫌贪污罪名对刘志轩、夏凯歌提起公诉。2001年11月15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公开审理,法庭上控辩双方激烈,四位律师作无罪的辩护,法庭下对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不实之词,民意不服,群情激奋,怨声载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评议的是:“河南华侨电子学校的资产不是国有资产,该校也不是国有事业单位,刘志轩、夏凯歌购房问题的行为是公开的,是经挂靠单位省侨办批准同意的,其二人的行为构不成犯罪。”后来因任保华的权利和漯河市检察院的压力,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无奈以职务侵占判刘志轩、夏凯歌的罪,二人不服,上诉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年4月22日省高院作出原审判认定刘志轩、夏凯歌犯职务侵占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的裁定。省、市二级法院几经审理查明,本案无罪。2004年以来,漯河市人大、市政法委、市法院一再作检察院工作,期待检察院撤诉,主管此案的检察长顶住拖住不撤诉。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度评议本案无罪,于2007年8月20日对刘志轩、夏凯歌公开宣判无罪时,漯河市检察院拒不到庭,以事实、证据有变化为由,向漯河市法院要求撤回起诉。理应尽快作出宣告无罪,给刘志轩、夏凯歌二人一个公道的说法,可是漯河市检察院一拖又是一年半,经检察院新一届检委会研究,作出无罪不起诉的决定,可是在行文过程中,办案人员仍然按照主管检察长的意图,作出有罪不起诉的决定书。不起诉决定书,为什么要掩盖回避学校发展的真实情况,掩盖办案查证了的事实、证据,省为侨办多次出具省侨办没有投资的文证、书证。漯河市检察院一些办案人员和检察官,明知是错案,为什么一直抓住不放,无罪非要欲加之罪,这到底是为什么?背后隐情又是什么?在漯河市检察院究竟是法大还是权大!

  四、不服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当事人仍在申诉

   对于漯河市检察院的认定,刘志轩、夏凯歌二人不服,于2009年8月9日向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提起申诉。关于刘志轩、夏凯歌二人申诉问题,笔者采访了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有关人员告诉笔者:“对刘志轩、夏凯歌二人申诉,省检察院非常重视,专门重新立案,通过一年多调查取证,已确定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属于民办性质,其资产不属于国有资产,刘志轩也不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学校挂靠省侨办是历史时期的产物,刘志轩对学校资产的积累有投资、有付出。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民办学校在存续期间,资产归学校所有,作为刘志轩是学校投资创办者、又是法人代表,能否在学校存续期间占有资产的权利,这个问题需要开检委会评议而定。”

  五、对本案的评析

   通过调查取证、查看刘志轩提供的材料和采访了有关知情人士,笔者认为认为河南华侨电子学校也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当时国家的政策允许个体挂靠行政事业单位,并且有相当一部分挂靠企事业,实行自筹资金、自我管理、自负盈亏,本案即属此类情况。学校挂靠到省侨办改名后,教育经费有刘志轩来自筹,教职工也是刘志轩自主招聘的,在学校经营过程中,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省侨办作为学校的主管部门,也未对学校实行全民事业单位管理。因此,我们认为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在挂靠期间,其办学性质上名为省侨办办学,实为刘志轩个人办学,也就是说河南华侨电子学校的资产不属于省侨办的。根据“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学校的资产不属于公共资产,也不属于集体资产,而刘志轩则是河南华侨电子学校唯一的实际投资者、创造者,其享有对学校资产的所有、使用、受益、处分权,刘志轩无论从何种方式占有河南华侨电子学校的资产其行为均不符合贪污罪构成的要件,显然是无罪的。笔者衷心希望河南省人民检察院能够尽早为刘志轩、夏凯歌二人讨回一个公道。

   如对上述疑问或帮助请与刘先生联系,电话:15539521319;夏先生电话:03952121080

   2011年6月10日

最新文章

抗议政府,还我摆客自在

小额贷款
城管欺人太甚,政府霸道蛮横。我等何去何从,。  我是一名朴实的孝感公民,同样和各位一样坚守在夜色的街头为生活劳碌,摆摊不仅仅是我生活全部的来源,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