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买房的悲凉履历

从来没有想到,我会遇到这样的倒霉事!!!

  我多年辛勤工作,省吃俭用,但存钱的速度却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眼看着房价一天比一天高,婚期一天天接近,我咬咬牙,于今年(2010年)年初在南宁买了一套位于青秀区越秀路凯悦国际的住房。

  当时选择南宁一家知名的中介(以下简称N中介),我与业主,N中介签下了三方合同。即业主先卖给N中介,N中介再卖给我。我当时问N中介为什么这样操作,被暗示这样操作可以让N中介在中间即赚差价又赚佣金(当时业主是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房)。作为一个没有买房经验的普通老百姓,我问他们的工作人员这样操作的可行性。工作人员表示,N中介是当地一家比较有名望的房地产公司,之前的很多房产都是如此操作,非常有经验,所以我们这样操作不会有什么事的。我虽然有些疑惑,却由于没有经验,且出于对工作人员所说的这样一家“比较有名望的房地产公司”的信任,签下了三方合同。

  我与N中介签合同的那天是2010年1月29日。并于签合同当日交付N中介5万元定金,2万元佣金,5千元评估费,8千元按揭贷款手续费,以及12万元首付。共计20万元3千元整。

  按合同我应于3月30日之前付清首期款27万(已付12万)给N中介,并以银行按揭贷款方式支付余款80万元。由于业主当时的银行贷款金额为80万元。所以若银行批准我的贷款,我就要先垫资80万,让银行解押业主的贷款,再放款给我去支付余款。当时我与N中介的协议是我本人垫资20万,N中介借贷我60万,为期一个月,月息0.4%,即每月我要付N中介利息2.4万元。当时已是农历年底,因为要放年假,N中介建议我过完年后再签垫资协议以及办理银行贷款手续,以免我支付不必要的利息。对于我来说,2.4万元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我就接受了N中介的提议,就于年底先离开南宁回我本地了。

  过完年我马上赶到南宁。于3月1日与N中介签署垫资协议。3月3日办理银行贷款手续,同时准备好35万现金,只要银行批准贷款,马上付首期款余款(15万)以及垫资(20万)。但谁也没有想到,正月开始国家调整政策,银行一直没有批准我的贷款。我心里焦急,害怕事情有变,就一直联系N中介工作人员,询问事情进展,并表示若银行不能按时批准贷款,我可以准备先全额付现金,以免违约。(在此感谢家人和亲戚在经济上的大力支持!)N中介工作人员告诉我无须担心,一切正常进行。在那时,我还是抱着信任的态度,并且无条件相信N中介工作人员的一切说法。

  4月5日我得到N中介的消息,说业主意外死亡(但没有告诉我具体的死亡时间,有可能N中介是拖了好久才告诉我这个消息),业主的夫人决定不卖房了,因为丈夫死亡,那套房子变成遗产了。(其实大家(包括N中介)心里都明白,业主夫人不卖房的真正原因是房价涨了。)这对我来说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对于业主的死亡,我深表同情。但这并不表示他的夫人可以随意违约。她没有权利要求别人为她丈夫的死埋单。她这一违约,我损失的不只是时间,路费,精力,更多的是一去不回的机会成本。在房价节节高升的中国,我再也不可能拿同样的钱买到相同性价比的房子了。作为一名普通的工薪阶层,我走出买房这一步已经极不容易了,却怎么也想不到碰上了这么一位极品夫人。但我更想不到的是:N中介,这家在当地“比较有名望的房地产公司”,是如此无赖。

  在得知业主意外死亡的消息后,我立即与N中介联系,问他们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N中介除了表示会找业主夫人协商外,无法提出任何具体解决方案。后来我觉得,既然业主夫人觉得房子卖得太便宜了,那么我就加点钱,这样做一面是对这位夫人遭遇的同情,另一面是争取把这笔交易做下来。4月15日,我通过N中介向业主夫人主动提出愿意加价,业主夫人马上问我要加多少(由此可见确实是钱的因素),我提出加5万,并告诉N中介这是可以协商的。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再也没有得到N中介关于此事的回复。我与业主夫人这仅有的一次交流是通过N中介进行的,我本身并没有与她直接对上话。N中介的说法是怕我经不起业主夫人的哭哭啼啼。但真实的原因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而在那时,我已经付了20.3万给N中介,手头还握着借来的35万元现金不敢动,我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我一度非常沮丧,无法安心工作,盼望尽快解决事情。所以我一直与N中介联系,我几乎是隔两天一个电话(我单方的电话费都超过1千元,还未算上家人与N中介协商的电话费),催促他们尽快解决这个事情。接我电话的是一位女性经理人,她的拖延战术及极好的置客户生死于不顾的心理素质让我叹为观止。她从来没有给过我明确的回复,每次都是含糊其辞,要么在外地开会,要么就是马上要找业主夫人进行协商,要么就是无法劝服业主夫人,要么就是要与上层商量(N中介就是派出这样一位没有决策权的人来与我周旋),从来没有一次表现出积极解决问题的态度,或是提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总而言之,她忙着赚她能赚到的钱,对于我这笔也许会叫她赔钱的交易,她是能躲则躲,能拖则拖。客户是什么?对于N中介来说,有钱赚的就叫客户,没钱赚的就什么也不是。

  一直到5月9日,经过一个多月的电话催促,事情没有一点进展。我实在耗不起时间,心力。而且那时我已相当怀疑N中介的诚信以及办事能力。于是我提出,N中介既然不能履行合同,把房子卖给我,那么就应该根据当地房地产市场价格变化,赔偿我所有差价。我向N中介提出这个赔偿要求,是因为与我签署合同的是N中介,不是业主,所以我们只能要求N中介而不是业主来赔偿。虽然我知道,要N中介赔偿差价是不可能的,但我想先提出一个高的赔偿价位,最后也许还能赔得订金,否则可能连订金都赔不到。事实证明,碰上一个无赖中介公司,在这种情况下,是连订金也赔不到的。

  N中介的那位女性经理人在收到我的赔偿方案后表示,他们不可能赔偿差价,这个方案是他们不能接受的。果不其然!于是我叫那位女性经理人提出N中介能够接受的赔偿方案,以便双方协商。就算是她今天只想赔一分钱,也可以提出来。但是,不管我怎么要求,她就是不愿提出一个具体的N中介可以接受的赔偿方案。也就是说,N中介根本不想要赔偿!她坚持要先处理业主和N中介之间的关系,如果业方赔偿N中介的话,N中介才会赔偿我。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当时我们签的是三方合同,就着违约一事来说,业主与我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N中介要不要业主赔违约金,要赔多少,那是N中介与业主的事。而我,能找的只有N中介。既然N中介不能按合同交房,那么就应该赔偿违约金。否则,为什么还要签合同,为什么还要在合同上写上违约条款?

  读到这里,也许有人要问,为什么不找律师告N中介。我确实想过这种方法,也咨询了一些律师。律师给了我两个选择,第一,诉讼N中介赔偿违约金,第二,诉讼N中介履行合同,把房子卖给我。我其实还是想做成这笔交易,因为毕竟前期的工作已经就绪,我也已花上了相当的时间,心力,财力。但是由于我与N中介还有业主签的是三方合同,导致了这个官司的复杂性。原因如下,第一,因为我是与N中介签的合同,所以我诉讼的对象只能是N中介。但这个房子的产权不在N中介而在业主,所以我若诉讼N中介要求他们履行合同,就必须等N中介诉讼业主拿到房子,我的诉讼才会得以审理。这样一来一去,可能这个官司一拖就是两年。第二,按照合同,我与N中介的法律纠纷要由南宁市仲裁委员会处理。但从后来N中介给我发来的他们与业主的部分合同来看,业主与N中介的法律纠纷却是由南宁市法院处理。这无疑又增加了诉讼的时间和复杂性。我不知道为什么N中介当时拟合同时要选择两家不同的机构(作为买房者,我当时是无法看到N中介与业主的合同的)。作为当地一家“有名望的房地产公司”,他们应该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引起的麻烦。若是无意而为之,实在让人对他们的专业性产生怀疑。若是有意而为之,那他们就真的毫无诚信而言了。律师分析之后我才知道,当时我签这个三方合同是多么愚蠢,轻信这家在当地“比较有名望的房地产公司”是多么可笑。

  当时律师建议,若不想耗太长时间等待,那就可以诉讼N中介赔偿违约金。这是跟业主没有任何关系的,不须等到N中介先解决与业主之间的纠纷。但我觉得,违约金若能协商解决,就没必要闹到法庭上去,因为那实在是劳民伤财。说句实话,不到万不得已,我实在不想打官司。

  也许是吃定了我这种息事宁人的心理,N中介在处理这件事上表现被动。在多次找N中介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我对于赔偿的要求主动一降再降。7月中旬我要求N中介退还我们所付的20.3万元及其利息,并赔偿我5万订金以及一万交通费。但事实证明我退一步并不能换来N中介的诚意。N中介提出他们已经将5万订金和6万首付款交给业主,现在他们不能垫资把这11万退给我,最多只能先退9.3万。这实在让我匪夷所思,当时跟我签合同按指印的是他们,出事之后就想全身而退。签三方合同的时候想的是自己能赚的差价,出事的时候就把烂摊子推给买房者。这是一个有责任有名望的中介公司所该做的吗?如果每一个中介在出事之后都是如此无赖,那我们还要中介干嘛?我感到身心疲惫。于是我告诉那位女性经理人,我要把这个事情反映到媒体上,让大家来评评理。就在我说这个话的当晚,11点多钟,那位女经理人给我发了个短信,叫我再把我的要求书面发给她,她会再与董事长协商。在随后的电话通话中,她问我N中介如果通过诉讼拿到房子,我是否愿意以原价格再继续这笔交易。我再三确定是原价格后,才回答说愿意考虑。事后证明,这只不过是她的另一缓兵之计。

  本于息事宁人的原则,我拟了一份赔偿方案发给她。具体方案见下。

  赔偿方案

  本人于今年年初在南宁购到位于青秀区******************一套住房(以下简称该房产),该房产建筑面积为****平米,成交价格为*********。该房产所有权属于***所有。

  2010年01月29日,由*******************************(以下简称N中介)经手,我与业主***和N中介签下三方合同。即业主先卖给N中介,N中介再卖给我。我于签合同当日交付N中介定金5万元,佣金2万元,评估费5千元,按揭贷款手续费8千元,以及首付房款12万元。

  据N中介说法:由于业主原因,N中介不能取得该房产,故不能按合同约定于2010年3月30日向我交房。但因N中介作为中介没能及时解决问题,造成我巨大的经济损失。故我向N中介提出以下赔偿要求:

  方案一:

  1. N中介须马上先退还我所付本金及所有手续费共人民币20万3千元整。

  2. 由于N中介提出不能马上赔偿违约金,要等N中介诉讼业主之后再做协商,故我在收到N中介所有的本金及手续费合计20.3万元后,不立即退还所有收据,只会出示收款收条。待N中介与我在违约金一事上达成协议并最终解决后,我会退还所有收据。

  3. N中介支付我的违约金包括原合同约定的违约金5万、交通费1万、20.3万元的利息损失。

  4. N中介若通过诉讼取得该房产,并愿意以原来的成交价格(¥1071104.00)再将该房产卖给我,我愿意考虑。具体事项到时再议。

  方案二:N中介立即向我交房,并承担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

  2010年07月26日

  那位女经理人在收到我的赔偿方案后,又拖了一个工作周,在我的催促下,才把她的回复发过来。我实在不能理解,作为一位从事房地产多年的经理级的专业人士,为什么需要那么久的时间来拟一份简单的回复。连我这种非专业人士,都只要不需1个小时就可以拟好一份方案。可见她对于我的案子,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以下是她的回复:

  回 复

  ***先生:

  您好!鉴于南宁市青秀区************************在交易过程中出现业主意外死亡,且该房权利人经我公司多次协商催促仍拒绝继续履行合同的情况,现我公司根据您提出的意见做出如下回复方案:

  方案一:我公司本着不成交不收佣金的原则,退回您已支付的全部购房款本金及有关手续费、佣金(含业主已收取的房款),合计约人民币贰拾万叁仟元整(¥203000元),实际金额以我公司开具的有效收款凭证为准。并向您支付购房款金额的利息,按同期银行存款利率,从支付购房款之日起按实际天数计算。办理方式:由您退回我公司已开具的收据,同时我公司将款项存入您的指定帐户,您向我公司开具收据。然后由我公司通过诉讼途径向该房屋权利人追溯相关责任,产生的相关诉讼费、律师费则由我公司自行承担。如我公司通过对上述房产权利人进行诉讼可以继续销售该房产的,在同等销售条件下,您可享有优先购买权;如通过诉讼获得房产权利人赔偿违约金的,赔偿金额由我公司扣除我公司已支出的诉讼费、律师费和利息损失后,剩余部分归您所有。

  方案二:由我公司暂时先行退还您已支付的剩余首付款人民币陆万元(您一共已支付了17万元首期款(含定金),我公司已经转付11万元给业主)和佣金、预收办证费(实际金额以我公司开具收据为准),然后由我公司与您联合诉讼该房权利人追溯相关责任,如通过对上述房产权利人进行诉讼可以继续交易该房产的,我公司与您可按原合同约定条件继续履行;如通过诉讼获得房产权利人赔偿的,赔偿金额全部归属您所有,其余房款由权利人退回;诉讼产生的相关诉讼费、律师费由我公司与您各自承担50%。

  上述方案任选择其中一种,诚意希望我们双方均可本着实事求是,相互谅解的原则妥善处理该问题。

  ********************公司

  2010年07月30日

  从她回复里的方案一,可以看出N中介考虑的完全是自己的利益,而完全置我们客户的利益于不顾。第一,她提出先退还收据,同时退款。但是我们身处两地,如何同时?除非我再飞一趟南宁或请一个中间人。这岂不又是增加我在这次交易中的花费?当时我跟那位女经理人讲明,让N中介先把退款汇入我的银行帐户,我是无法赖帐的,因为所有通过银行的转帐都有据可查。而当时我在N中介付的全都是现金。我若退还了收据,还有什么可以证明我给他们付过款。第二,她提出N中介如通过诉讼拿到房子,在同等条件下,我享有购买优先权。但她在电话里说的是以原价格卖给我,而不是回复里说的同等条件。仅仅一个星期,她的说法就已经变了。我实在无法相信她的诚意。第三,她提出如果通过诉讼从业主拿到违约金,要扣除所有的律师费和诉讼费,剩下的违约金再给我。我又不是过错方,为什么要拿我所该得的违约金来付N中介的律师费和诉讼费?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第四,照她的回复,如果N中介通过诉讼拿到房子而我们又“在同等条件下”不愿意再买这个房子,那么N中介就无需赔偿我违约金了。

  千转百回,回到原点。既然协商无法解决,我似乎只能走法律诉讼途径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走起来也不轻松。但是这几个月所受的煎熬,所见识的N中介的无赖,让我不得不在这里把我的经历写下来。建议大家以后买房的时候不要轻易签什么三方合同,不要轻易相信什么“有名望的房地产公司”,一切都要慎重再慎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