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债务人频遭不明催收歹意骚扰,说“反催收”却又没证据

说实话,在现在疫情比较严重的区域,很多年轻人都开始在地区内做防疫志愿服务,而他们其中也有一部分因为疫情无法工作的债务人,也有无法出去找工作的年轻人,更有每天都饱受“身份不明”人员恶意侵害的受害者,可是,在疫情面前,他们勇于站出来在防疫一线做志愿者,他们有很多年轻人每天的志愿服务高达13个小时左右,甚至于,还有的年轻的债务人在防疫志愿服务面前放下了一切,就算家里反对,每天还要承受各种身份不明人员的侵害,但是,他们既然选择了“防疫志愿服务”。

他们就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在他们中间,很多参与防疫志愿的债务人为了更好服务于民,贡献出自己的手机号码便于联系,可是,我们每天不仅仅接到求助的居民的电话,更多的是一些“身份不明”人员占用电话资源,我们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更不知道他们在毫无证据和无身份的情况下,恶意骚扰我们电话的意义何在,安阳的一位参与防疫志愿服务的债务人告诉我们。

他甚至还向我表示,如果我真的如电话中他们所说的欠了某某网贷平台的钱,大可提供身份信息和相关的债务清单让我们核实,更搞笑的是,很多媒体或者一些人说我们“反催收”,但是他们又提供不出来任何的法律依据,我之所以称之为自己是债务人,不是我欠了他们的钱,而是他们在电话中一会说我是失信人员,一会说我是逃废债,但是,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不管任何媒体或者“身份不明”人员在说我们“反催收”的时候,见过他们发布或者提供的相关法律意义上证据了吗?

其实,在最近这几年里,为何会出现“反催收”的情况,还不是这些银行或P2P平台在运营的过程中存在过错或他们委外第三方“身份不明”人员导致了吗?

从客观的角度来讲,我们天天看到这个媒体喊着打击“反催收”,那个媒体说着“反催收”带来的危害,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债务人逾期后完全可以通过法律和司法程序解决问题,甚至于还可以合理的通过起诉来解决问题,但银行或P2P平台为什么不选择合法的程序来解决债务人的逾期问题呢?

他们一直都在说投诉银行或P2P平台就是“反催收”,我就非常的奇怪,这些银行或P2P平台在运营的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在债务人逾期后又存在暴力催收等非法侵害行为,试问一下,在中国这个法治社会,遇到非法侵害后有错吗?我觉得是没有错,因为举报违法犯罪行为本来就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权利。

在一些的媒体报道中,他们称“反催收”利用投诉和收费的方式欺骗债务人,而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客观要素是什么呢?又是什么原因把这些本性软弱的债务人逼得找不认识的人去给他们和银行协商还款呢?这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在债务人逾期以后,他们努力的和银行或P2P平台协商还款事宜,甚至为了协商还款,他们就算再困难也要剩下协商还款的首期费用,而在面对他们的协商银行或P2P平台却变着花样拒绝债务人协商还款的请求,甚至于他们提交的医院就诊证明,盖着村委会公章的贫困证明,看都不看就说债务人伪造证明,而在说之后银行或P2P平台又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这些债务人开出的证明是伪造的。

更可笑的是,当我看到一些所谓的一线媒体或他们的记者说“反催收”的时候,只看到了表面现象,在他们写的文章中只字未提这些银行或P2P平台为什么遭举报,举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特别是一些自称为一线媒体的记者,完全失去了“中立”地位偏向P2P平台,导致了整篇文章的内容变成了一方谴责的文章,而既然是谴责文章,最起码得有谴责的原因吧,而我们在整篇文章中都没有看到。

来自郑州的宋女士告诉我,前段时间他接到了一个自称为某某经济报记者的电话,在电话中他询问我逾期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投诉P2P平台,而我在电话中反击问他,如果你能证明我欠钱的话,我就告诉你我逾期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你连我欠不欠钱都不知道就“仗着”使用的是虚拟拨号软件给我打电话说我欠钱,又提供不了任何的依据和证据。

况且,我作为防疫志愿者哪有空去理会这些“身份不明”人员,往轻地说,我的个人隐私信息他们是如何获取的,如果他们说是银行或P2P平台给他们的,他们必须提供相关的委托证明才可以,要什么拒绝提供什么,最终就连自己父母赋予的身份他们都不敢提供,你作为记者,难道不知道现在的疫情有多么的严重,你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浪费我的防疫志愿时长。

在面对我的质问和回击,这位自称为“记者”的人没有多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我一直都在想,这位所谓自称的“记者”真的是记者吗?这就是我一直都在想的一个问题。

从法律的角度来讲,知名媒体人徐亮曾多次表示,就算债务人逾期后催收也要遵守我国的法律条款,都说“反催收”是违法行为,更是一种电信诈骗的手段,但是,别忘记“反催收”的前提得先证明对方是催收才具备情形特定的,就连对方的“催收”身份都无法确认,何来的“反催收”来说。

徐亮也曾表示,不管是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金融,运营的前提是合规合法,而明称合法暗中又通过各种费用累积债务人的债务,这本身就是“高利贷”的一种行为,更是钻法律空子的违规行为,债务人知道自己的债务要偿还高于法律规定的利率36%红线以后,举报这种“高利贷”的违规行为和在债务人逾期后遭受到身份不明人员的非法侵害,不管能不能证明他们的身份,这种威胁恐吓式的催收都是犯罪行为,既然是犯罪行为,那么对方就是犯罪分子,而在中国举报犯罪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公民的义务和责任,哪里来的恶意举报呢?

其实,关于一些媒体称银行或P2P平台遭到债务人或他们所称的“反催收”人员举报的文章,我们严重的“质疑”这种文章的真实性,首先他们在文章中并未列明这些银行或P2P平台为什么被举报的原因,其次在文章中他们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举报人是恶意举报,他们更无法证明这些银行或P2P平台在运营的过程中或在贷后逾期催收的过程中完全合法,最关键的是,这些媒体或记者就连为银行或P2P平台在整体运营和贷后催收的过程中完全合法做出担保,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最关键的是,我们看到一些文章严重偏离事实后,其实,我们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类似于这种文章的发布也非常简单,只需要在一些软文渠道付费发布就行了,而至于发布的文章是否真实,一般的来说这些软文渠道是不会理会的,我这样说大家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

最新文章

惠阳淡水看房记

小额贷款
年前回家时,爸妈就一直催我要做几件事,想了想,女朋友这个问题,暂时还难以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但房子,刚好我们公…